N0. 224

患難聖誕幸嘆Prime Rib
This Viruscro Christmas's Merry Feast of Prime Rib

* 美國產Prime Rib為賀宴佳品
*今年疫災,不設聚宴,Eugene與我用早餐枱簡敍

  今年聖誕,遍值疫災當頤,又加氣候苦辛,再獲火山烈熖猛撲,維生不易,大眾遵制株字蟄居,難以度日,惟靠貯藏伙食填口,我家倖好購置平常視為珍品,可比山珍海味的高級鮮肉Prime Rib

聖誕賀聚,愛子堯贊安排的Prime Rib餐,附奶酪芝士菜兩款

  此種鮮肉是牡牛的脊椎精肉,並非普通牛肉,全體取自牛脊椎旁天生髓脂,這種牛特別生養,培殖費錢費功夫,往往只養用Prime Rib,歐西人開始選食,新鮮切奉或包裝珍藏,主要是需求新鮮,滑潤香嫩,供食時甚至帶血,所以從來處置精緻,售價昂貴,並分優劣品類及貯藏品值。

我和Eugene共同在聖誕樹前亮燈

  世界各地養牛,起初大概因為牛類有助農業,許多地方開墾農野,便收養牛類,那時也許未曾宰牛切食,不同雞豬係人為食而養育,有些地方平日不食牛肉,靠牛種田,也有是為其宗敎信仰崇尚牛類忌食禁殺。例如中國印度部份地區很少食牛肉,亦有避切生牛卻食牛展牛膀牛尾之類,總之,人類好養牛,其中嗜食其肉者甚眾,認為食品之中美味雋品。可是,流行多年,遍佈四方,又末必供奉Prime Rib,再舉例別,諸如中國及中東,多人常食牛肉佐餐,未用Prime Rib,那是習慣所致,未曾發現,一有機會入口,多會體味到它的優秀,Prime Rib於是吃香,現時美國尤其注重牛脊椎肉,出品特別出色,大眾一般奉為日常必需品之一,好多置備。全球合算,美國產養的Prime Rib也成第一熱門。

我家對隣聖誕裝置,亦為我家門前外景

  疫患困阻,再逢火山烈燄,煩雜影嚮,迫我株守苦待,自然挑揀熱門家藏 Prime Rib 
  這種牛脊椎肉屬於雋品,惟需調治處理,優閒時勢我們必赴遠近食店消饒,店廚準備,以燒灼為主,倚仗強力火爐,費心管功,最滿意是大半生稍熟,可以的確滑潤香嫩,一般帶沾肉血,嘴舌舔血液,酪出血腥卻浮升掩蓋腥氣的治純,肉身更流露豐厚逐漸透呈的牛肉鮮味,這是尋常牛腩、炒切片以至滷水牛或椒焦蔥蒜牛所缺乏的。這樣,Prime Rib食來會比上述平常烹牛肉鮮味一些,因為它是高級珍品,質素及價值都高,所以許多市場百貨店肉食部不一定長備公售,甚至大MarketSafeway、Lucky並非隨時有貨常備。

去年2019聖誕前夕,我們在舊金山香滿樓酒家賀宴

  我本來很喜歡去那些Prime Rib專製餐廳,諸如三星王牌French LaundryMeadowood RestaurantRitz-Carlton酒店Dining Room、Gary Danko、La Folie、Masa's and Tadich Grill等等,有時耗資享受,有時症災橫行,自好閉闢自家,宰嘆家藏。迴想星座牛脊屋奉客香噴噴熱辣辣的半生牛脊椎精肉,真是唾涎不止。
  此次聖誕前夕,愛子堯贊用電話約我等他揀食,自行提議品試Prime Rib 揀購帶來。結果是三大盒對擺店裝巨型牛脊椎肉,兩三磅一塊,共七塊,店廚原已加工烹熟,趁熱送到,不似專廚當場火煎上桌的熱辣辣,香噴噴,但尙存餘味。我高興之下開了一瓶私藏法國南部私家馥釀伴食,究竟是珍品的法國Bergundy,其純醇含藴的温順豐沛。增出了這餐Prime Rib的媚意冶味。也造就這一頓賀節的風情。父子又再開心嘆一番,為人生一樂。

馬朗品味網訊 Ronald Mar's Taste of The World
秋陽火雞節感恩歡敘